区块链不赚钱
avatar badge
币加索
02月11日 11:11


▲关注币加索,获取一段区块链时光

投资日记-No.4



区块链不赚钱


作者:币加索





老币在这儿恳求大家不要再骂这些区块链项目方了,区块链现在做的就是慈善,根本不赚钱。


我之前一直纳闷儿,为啥中华民族这么一个温良恭俭让的民族会热衷于区块链投机这种这么不温良恭俭让的疯狂的东西?后来我慢慢懂了,就是因为我们内心的禽兽被温良恭俭让封堵得太久太狠,没有某种变态凶狠的东西扯脱,禽兽死活不出来。


凶狠的事物,往往有副作用。个中滋味,自行体会。


我们在区块链里耍,都是要赚钱。钱是要有一点,但是不要太多,能自己自足、经济独立就好。太多的话,活着的时候是负担,如波场,当初搞了一百多亿,花的完吗?花不完。团队百十来个人,能花多少钱。波场的Dapp我也看了,不赚钱。用老罗的话说,就是为了交个朋友。因为你钱多了,周围会出现一些虚假的好人和真实的敌人。你需要更多的朋友,更多的用户帮你撑腰,保驾护航。


波场还好,其他的一些公链项目没有商业模式,没有现金流,投资人的钱花完了怎么办?正常上市公司是走破产流程,估计放在币圈,应该就是一纸公告转过天儿去就跑路的节奏。毫不夸张的说,现在市面上这些公司,能活过两年的屈指可数,两年之后一批新公司陆续出现,熊市将会在项目方的凋亡中结束。


对于项目方来说,不是每个项目方都是想来“圈钱”的,从一方面讲,钱不是什么东西,有钱没什么了不起。


很多了不起和钱一点关系都没有。

比如曾经有一个诗人,有天晚上起来撒尿,见月伤心,写下二十个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千年之后,亿万小学生们起夜看到月光洒进屋子,都想起这二十个字。这,很了不起,但是跟钱没啥关系。

比如曾经有一个小说家,码字码的严重抑郁,在纽约郊区住的那叫一个无聊。实在吃腻了保姆做的饭菜,实在厌倦了自己的左手和右手,就一路搭车到纽约,在推特上找到当红女影星的电话,打过去,说,我是写《麦田守望者》的塞林格,我想睡你。然后,他们就睡了。这,很了不起,但是跟钱没啥关系。

比如曾经有一个画家,年轻的时候死磕前辈,把所有值得模仿的古代名家都临摹个遍,自信造出的假画能骗过五百年内所有行家。后来他到了日本,看到日本号称收藏石涛的第一人,指着此人最珍爱的一套石涛山水册,说是他二十年前的练习。收藏家坚决不信,这个画家说,你找装裱师揭开第四页的右下角,背面有我张大千的私印。这,很了不起,但是跟钱没啥任何关系。

比如我见过一个陌生人在雨天,在上海,开车。一个行人过马路,匆忙中手里一包桃子掉在马路当中,散落在这个人的车前。这个人按了紧急蹦灯,跳下车,帮行人尽快捡起桃子。这,很了不起,但是和钱没有任何关系。


比如Dapp多如牛毛的星云链,虽然活跃用户排名第一的免费领取NAS的Dapp用户仅仅6个人,排名第二的ICOsim,活跃用户是4人;排名第三的游戏是“模拟交易大赛”,活跃用户是2人,但是应用数量确是整个区块链世界第一,多达6800个。项目方把手中大量的Token奖励给了Dapp开发者,集社区开发者之力共建公链生态,这很了不起。


游戏,一向跟性一样,是推动社会向前不断发展的助推器,腾讯、网易发展到现在,也是抓住了游戏的风口,利用游戏直接创造价值,其他互联网产品就只能收收广告费来盈利了。


一切皆是游戏:八万年前,原始人取火、狩猎、采集、做贝壳项链。八百年前,蒙古人打猎、攻城、掠地。今天,我们进胡润百富、周游地球、做量化交易、跨市套利也不过是一场资本游戏,Xbox的广告说的好,Lifeis short.Play!耍,往爽里耍!


从另一方面讲,钱是好东西,钱是一种力量,使用好了,你可以变得了不起。

比如现如今的流量鲜肉51凡,光做流量不够,还要用流量赚来的钱去营造一个人设。微博上的互动只能算进行了比较基础的包装,更多的是要通过上节目,买作品,根据市场上比较独特的专业倾斜度,树立并放大其freestyle的专业特性。自从微博刷量事件被曝光之后,在沙滩上裸泳的明星相继浮出水面。或许是顶级流量梯队格局遭到了自媒体的攻击,显然各个广告主对微博刷量的鲜肉不再买单,各大流量及其团队快则去年,慢则今年,都不约而同地走上了找寻+树立专业人设的道路。通过综艺节目立专业人设,这是门双赢的生意,这有点了不起。


比如促进渺茫的科学。对于病毒的理解还是如此原始,普通的感冒还是可以一片一片杀死群聚的人类。植物神经、激素和大脑皮层到底如何相互作用,鸦片和枪和玫瑰和性高潮到底如何相通?千万年积累的石油和煤和铀用完了之后,靠什么生火做饭?中医里无数骗子,无数人谩骂中医,但是中国人为什么能如此旺盛地繁衍存活?需要用西方科学的大样本随机双盲实验,先看看中医到底有没有用,再看看到底怎么有了用。


比如推动遥远的民主。在最穷最偏远的两百个县城中,给一所最好的中学盖个新图书馆,建个免费网吧。在图书馆和网吧的立面上贴上你的名字,再过几年,你就和肯德基大叔一样出名了。


比如召集顶尖的一百个学者花二十年重修《资治通鉴》,向前延伸到夏商,向后拓展到公元2000年。再过几百年,你就和吕不韦、刘义庆、司马光一样不朽了。


感觉到了吧,再多的钱也可以不够用,花钱也可以很愉快。

余不一一。


时至今日,我们现在回看10月份万科郁亮喊出的三个字“活下去”,似乎已经成了2018下半年区块链公司当下至高无上的追求。也是从事区块链行业内的每个人心中的最后一缕光芒。


老币最近更新频率不如以前了,因为币亏了,码字也不足以养活自己了,只能靠做做老本行艰苦维生,老币也要活下去。区块链不赚钱,自媒体也是真的不赚钱,我前几天还听说有的项目方有的已经开始借道信托紧急输血了,利率最高居然摸到了14%,这么高的利息,基本上这家公司半只脚已经踏入了死亡名单了,如果今年市场继续萧条,那么排队死亡将是我这些老朋友们的最终归宿。众人嗟叹,道阻且长。


玩过魔兽的朋友可能在读者中不占少数,有一句话讲得好,一代补丁一代神,不要跟版本过不去,意思是每次更新都是一次大的变动,我们要找版本的强势英雄玩,环境改变就不要沉浸在之前自己擅长的职业上死磕。


有人问,为什么自己投的项目不是破发就跑路,而一些分析师大佬天天晒赚钱的单子?一般是三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你进来得晚,第二个原因是你投资的方法不对、或运气不好,第三个原因是别人在吹牛逼。


这是从券商开始就落下来的毛病,永远很多吹牛逼的人,包括我自己。吹牛逼既是精神需要,也是物质需要,更是一种虚荣的需要。


炒股和炒币的人,都喜欢在群里炫耀自己买的标的赚了多少倍,但亏钱的就不吭声了。或许你在家里也是这么跟家人讲的吧?


不要相信这些人的吹牛,找身边认识的朋友,能交底的朋友打听一下。不要相信雪球、百度那些,包括我写的这些。我以前认识的那些暴富的人,今年已经被打回原形,500万私募个小项目亏剩3万,报喜不报忧,这就是大家的共性,没人愿意主动承认自己的失败。


“你知不知道我是出名的省港澳瞎话王?”

闽ICP备17015330号-2 © 财路 版权所有
声明: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