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书话:货币发行的逻辑(中篇)
avatar badge
我是行走
02月24日 18:16


行走借助一本书和一篇文章,为大家介绍了一组非常重要的区分不同类型货币的概念:

两个维度:基础货币和派生货币,可以出现四种排列组合:基础货币中发行是无中生有还是锚定资产的,派生货币支持还是不支持。

昨天我们介绍了其中的三种形式:

港币是锚定资产类的,支持派生货币的;
美元人民币是无中生有的,支持派生货币的;
支付宝余额是锚定资产的,不支持派生货币的

行走也指出, Libra 和币圈的各类稳定币,更类似支付宝这种形式。但与支付宝相比会有一些不同,核心是账本形式的不同,支撑 Libra 发行和流转的账本是算法型账本。

下面让我们继续今天的讨论, enjoy

一、算法型账本与商誉型账本

账本是货币发行与流转在操作层面所依赖的基础设施。发行无非是在账本中某个账户上添加一个数字,而流转则是数字在账户之间的增减。

1 商誉型账本

绝大多数的传统货币,比如美元、人民币、港币、支付宝余额,账本都是商誉型账本,特征主要有二:

1 )记账过程是可以人工干预的,并受账本控制人的控制;

2 )账本内容的真实性依赖于账本控制人的信誉,即一般意义上的商誉。

2 算法型账本

基于 Libra ,以及包括稳定币在内的加密数字货币,使用的账本都是算法账本。它的核心特征也有二:

1 )记账由多个平等节点通过计算机独立地、来去自由地、自动地完成,人工无法干预记账的过程;

2 )少量记账节点的损坏,甚至故意做恶(抗女巫攻击)都不影响记账的正常进行,且账本会被全节点验证,真实有效。

二、两类账本的比较

把两类账本做一比较,大致会有四点不同:

1 账本真实性

传统商誉型账本依赖账本控制人的信誉和法律约束,可称其为“人治”;算法型账本依靠区块链技术、密码学、概率论、博弈论等巧妙的组合,依托的是算法逻辑,是“数治”。

但从人治到数治一定不会是一蹴而就的。原因是交易的达成和完成是两个过程。

交易达成即记账是个点状的动作,非常容易实现数字化,及可以实现链上治理;而交易的完成,即认账则需要太多链下的环节,比如供应链、生产、制造、物流配送、售后安装。

行走经常讲一句话,只要人的肉身还在,认账这件事是无法完全数字化,即无法完全放在链上靠算法去执行。因此数字化的算法账本中,依然需要“人治”的部分,即人的信誉、法律法规的约束以及激励去发挥作用。简单说,红萝卜加大棒在“人治”中依然要发挥作用,而发挥作用的主体,那个中心在一定时间内是很难去除的。

2 账本的集合

商誉型账本是许多机构的独立子账本组成的一本大账。包含了央行、商业银行、支付服务机构、其他金融机构和清结算机构等各自的账本,逻辑上呈金字塔结构。因为有多本子账存在,需要极其复杂的管理、精密的写作和严谨的督查体系。


其他机构可能大家接触的少一些,如果身边有在商业银行工作的,应该知道,商业银行的每日盘点,包括月底、年底的对账需要花掉相当多的时间,甚至我们能看到在一些特殊时间节点,凌晨还在灯火通明做盘点的商业银行。这还是在有了银行计算机系统的辅助和一家商业银行的情况。

算法型账本因为只包含一本账,所有的利益相关方都在一本账上做记录,这样省掉了很多子账本之间勾稽关系带来的麻烦。

3 账本的维护

商誉型账本,每个子账本都需要一个组织或个人去控制和维护。记账的会计和审计的财务构成的庞大的记账机构。以人民币为例央行以无中生有的方式发行基础货币,商业银行基于基础货币以不完全储备方式发行派生货币。因而央行的账本位于整个勾稽关系金字塔的最顶端。使得央行在逻辑上拥有对体系内所有子账本的正确性、合规性予以督查、认可或否定的终极权力。

而算法型账本中,所有记账节点在地位上完全平等,各自独立地对每笔交易进行验证和记录,各自拥有同一套完整的账本。

单纯从技术角度看,每个记账节点拥有随时进出记账节点群体即这条区块链的自由,而不会对账本的真实性和完整性造成损害。这些技术上的构建,使得算法账本在技术上具备了链上管理的去中心化。

4 账本的开户

传统的商誉型账本体系中,用户只能选择面向一个具体的子账本,比如找到商业银行才能开户。而用户这个“具体的人”在商誉型账本中会遇到很多局限。比如一国公民去其他国家开户会被限制,向国外转账、汇兑会有严格的上限限定,账户内有大额的进项,会被有关机构问询或被代缴税款。

同样更多底层人民(根据统计数据,世界上还有一半左右的人没有自己的银行账户)无法拥有自己的账户,更无法享受账户体系带来个人的资本红利。

在算法型账本体系中,用户开户是一步到位的,直接面向链上唯一的大账本。且开户仅仅是一个安装数字钱包,设置连接参数的过程,无需任何一个账本控制人的许可,大大降低了开户的门槛。在跨境支付、转账等场景中,算法账本拥有极大的优势。

行走稍微总结一下,相对于传统的商誉型账本,新潮的算法账本特点可以归纳为:账本归一,真实的算法,记账节点去中心化和开户自主化。

三、稳定币的机会

尽管从货币发行的模式看,支付宝余额和 Libra 非常相似,但因为 Libra 的账本体系是算法型账本,因此其应用特点更值得关注。

当然在支付宝能够锚定央行数字货币后,也许新的竞争也会出现。

但无论如何,以锚定资产作为前提发行货币,且不区分基础货币和派生货币,也就是货币不会在流转环节“虚增”的货币发行形式。

目前看起来是算法型账本这类金融科技创新是最好,也是最有可能被主权国家接纳的,可以走进大众金融市场的方式。

行走下面会从几个角度分析一下其中的逻辑:

1 锚定资产是主权国家更看重的

锚定资产意味着数字化的账本背后,还要有“真实”的、物理的资产。最好是比如美元、人民币这类的法币资产。

而因为背后有了资产,就能找到是谁抵押这笔资产发行“稳定币”,从而可以将这个主体纳入传统金融的体系中实施监管。同样可以基于资产背后的主体进行税收等方面的管理。

相反,如果货币是完全无中生有的,实施主体无法确认,会给主权国家的治理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这点在明天介绍第三象限(无中生有的,无派生货币的发行方式)时会展开介绍。





顺便回顾一下行走灵魂画风的四象限图,在疫情结束前,行走的笔记本无法修理,如果要画图还得继续灵魂手动下去


2 货币的流转比商业价值大得多

币圈的散户投资者,包括很多币东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锚定美元的 USDT 、由 ETH 抵押,价格锚定美元的 DAI 、以及 Libra 这类锚定一篮子法币资产的稳定币会被很多公链、中心化交易所以及 DAX 追捧?

如果只从投机性需求考虑,相比加密数字货币和 token 在二级市场上价格的剧烈波动,稳定币确实更多只有理财价值而没有短期的投机价值。但我们如果不是从币价变化,而是站在项目方和项目生态的角度,从货币流转价值去理解这件事你就会有完全不同的发现。

以下这个小故事基本可以说明白货币的流转这件事有多大的价值




流转越多,在流转过程中参与流转的人,以及整个流转的生态都会受益。当然生态平台的收益是最大的。

其实货币只是一种特殊化的商品。如果只从商品角度看,那些高流转率的商品同样能为商品供给方带来巨额利润。比如传统领域的餐饮、电影院 ,比如线上的游戏、电子书。同样的成本投入下,流转率越高,相应的供给方收益也就越大。

而相比普通商品,货币流转最大的优势是,商品的生产都是要有成本投入的,线下更多,线上稍小,但类似游戏制作,服务器租用都是要用成本的,而货币发行相比而言,则是低投入,高产出的典范。

这也是为什么做流量聚合的平台,最终无一例外的要做金融。比如京东、比如美团。只有让平台和金融相关,才能把用户的钱(可以简单理解成昨天说的央妈给的基础货币)尽量通过生态系统中的不同供给,进行充分地流转,形成生态闭环,以获得流转价值的倍增效应。

我们可以回忆一下,你在支付宝中,在微信钱包里存进去的钱,有多久没提出来过了?又用这些钱,在平台上购买了什么,交换了多少次?

构建货币或者称其为金融的流转价值,这门生意可是比单纯的商品或服务买卖大几个数量级的大生意。换句话说,除了不能增发货币,掌握了流转价值,其实在某种程度已经掌握了构造社会的基础。

当然,流转价值的逻辑要跑得通,用户量是基础前提。这就是为什么哪怕是根正苗红的银联后知后觉做了云账户的平台,也很难赶超微信和蚂蚁金服的原因,海量用户已经为头部平台塑造了天然的鸿沟。

用用户量角度看,我们也能理解,为什么 Libra 刚出了白皮书,就有那么多国家会关注和发表监管态度,而 USDT 和其背后的 Tether 已经发行了六年时间,其实也没遇到几次像样的监管。核心就是唯有是否能拥有海量用户(背后依然是流量思维,虽然在行走看来未来单纯的流量思维也要受到挑战。

回到开始的问题,在币圈,交易所也好、公链也好,其实平台模式都是项目方希望能实现的,而价值流转,特别是实现带金融属性的价值流转就成了平台更大的追求。

这点和商业银行的基本逻辑一致,普通个人用户认为存贷款是银行的重点业务,其实增加商业银行派生货币的流转率才是商业银行更大的目标。所以我们看到传统金融市场中才会有越来越复杂的金融衍生产品出现。

3 存在派生货币会成为数字加密货币的第二个命门

刚才介绍了相比无中生有,有资产抵押模式的数字账本更容易被传统金融和主权国家接纳。同样的,如果一个稳定币产品,存在基础货币和派生货币的二级累加结构,相当于在本就能享受流转红利的金融模式下,又加了杠杆。对项目方而言当然是爽歪歪,但对主权国家而言,显然是动了“铸币税”这个最核心的权利。

这点行走会在明天的最后一部分再做展开。行走也会基于货币发行的概念,为大家分析交易所赚钱的逻辑和最大的系统风险,以及比特币为什么价值储藏和流转会成为一对矛盾,为什么屯币并不利于币价上涨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