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天,币圈650亿美元蒸发,媒体“功劳”有几分?
avatar badge
中本虎
12月05日 14:24



文字是大自然送给人类的礼物,人与文字相结合,幻化出字里行间的大千世界。微观意义上来讲,每个人都是独立的“媒体”,从“地理大发现”时代开始,媒体传播对人们生活决策的影响越来越明显。


媒体的“天职”

15世纪末,欧洲人开启了“地理大发现”。地中海是当时的“世界中心”,意大利的威尼斯是地中海贸易的重要枢纽,也成为世界各地新闻的集散地。

16世纪中期,一份以介绍贸易信息、城市动态、法庭仲裁、风土人情等为主要内容的手抄报在威尼斯广受欢迎。这份手抄报后来改为印刷版,冠以《威尼斯公报》之名,发行量迅速扩大,并随着往来的商人、水手、游客、教士扩散到地中海沿岸及欧洲内陆地区,集中于此的商贾、达官贵人、金融客等,都靠这份报纸汲取所需信息。

纵观历史发展,媒体承担着人类社会传播和共享信息的主要职责。从“手抄报”到纸质印刷报纸,再到今天各式各样的新媒体形态,在提升信息传播力度的同时,信息共享水平也随之提高。

互联网带来了信息碎片化时代,大大压缩了信息获取时间。与此同时,传播为引,上到政策变动,下到柴米油盐,网络媒体成为主要信息出口。几年前的“蒜你狠”、“豆你玩”、“姜你军”,虽然一定程度上受供需关系的影响,但网络媒体也在某种程度上起到添油加醋的作用。


媒体带节奏?

在《乌合之众》中,勒庞这么总结:“民众缺乏理性,依赖于信仰与权威的引导,用想象来判断,模仿他人行为,简而言之,民众是盲从的。”尤其是在现在的传播环境中,可以说我们都是被媒体牵着鼻子走的乌合之众。

币圈行情剧烈波动背景下,BTC轻而易举就能被媒体推上“头条”,殊不知,“头条”本身也是影响币价的力量源泉。与此同时,媒体潜移默化地宣传“阴谋论”,一直在输出一种观念:“币价涨跌是恶意操纵的结果。”

从8月份开始,加密货币市场的波动放缓,主流财经媒体按兵不动,都在观望。这段时间里,这些媒体发表的文章都比较分散,覆盖面也比较窄。但从11月下旬到今天,加密货币市场再次迎来雪崩。甚至主流媒体中一些加密货币专栏作家认为,加密货币的丧钟已经敲响。

起初,这些媒体将矛头戳向BCH硬分叉,认为BCH硬分叉之战,是双方“敛财”的利益之争。但之后市场开始下跌,他们除了在BCH硬分叉上“做文章”之外,还找到了新的“攻击”目标。这部分财经媒体又开始“井喷式”输出加密货币相关内容,言语中满满“敌意”。


唱衰文频出

近期,英国《金融时报》的加密货币界面再次活跃,仅在11月初,发文量是以往的四倍。

11月第一周,《金融时报》发表了3篇文章,其中一篇是针对 BCH 与其竞争对手的。而在接下来的一周,币价开始下跌,《金融时报》在一周内发表了7篇文章。共有三篇文章针对加密货币市场行情,其中一篇文章题为“加密货币市场正在崩溃!”而另一篇文章将BTC定义为“金融危机的邪恶产物。”


从11月18日到11月21日,半周的时间里,英国《金融时报》已经发表了6篇有关加密货币的文章,其中有5篇都是关于加密货币市场下跌的。其中一篇描述的是“市场的恐慌时期”,另一篇声称BTC是“梦想的消亡”。而最后一篇是分析性文章,暗讽BTC“缺胳膊短腿”,而且是建立在乌托邦基础上的“构想”。

当《金融时报》因为加密货币暴跌而如火如荼之时,《华尔街日报》也毫不逊色。

11月19日,加密货币市场发生了一件“大事”,SEC命令IC欧项目Airfox和Paragon赔偿投资者的损失。尽管在SEC的官方声明中称,就美国法律而言,token算作证券。但《华尔街日报》的作者暗示,应该在加密货币领域确立独立的法律保护体系,否则其他的形式的监管则会引起加密货币市场的抵触。文章写道:“SEC的命令要求在加密货币市场中引入审查人员,也就是目前加密货币市场中还不存在的监管层。这就有希望绕开华尔街的中间人,并依赖社区的程序员分配token并验证交易。”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财经资讯媒体,彭博社在11月的表现也比其他时期活跃。11月21号,彭博社发布了一篇文章,讨论了去年底JPMorgan 的CEO Jamie Dimon认为“加密货币是一场诈骗”是“正确的”观点。除此之外,还有另外5篇文章,针对的是一些高点购入加密货币的投资者,并称BTC为“致命螺旋”。

财经新闻的负面报道会对市场产生影响。人们会被唱衰文章影响,抛售持有的加密货币,大量的抛售让加密货币市场价格进一步下跌。2018年11月1日到11月30日,加密货币市值已经蒸发了650亿美金。

不管是不是有意为之,这些文章在一定程度上给市场带来了恐惧、不确定性以及顾虑,甚至可以说,这就是这些文章现在的主要作用。市场哀鸿遍野,媒体唱衰文章数量也跟着增加。但媒体唱衰与市场下跌只是巧合吗?


扎根于内心的偏见

在加密货币市场上,有很多投资者依靠各个渠道的信息做投资决策,而财经媒体的报道对投资者的潜意识产生了重大影响。尤其是像彭博社、《华尔街日报》这样的全球影响力较大的媒体,如果一直报道负面消息,那么一部分投资者会根据这些消息抛售持有的加密货币资产。

一个无法避免的唱衰因素,就是媒体本身对加密货币的偏见。人性决定了不存在完全中立的作者,但从职业素养上来讲,新闻从业者至少应该在本职工作中尽量保持中立。当然,也有一些“热心肠”的媒体,一直致力于指出一些主流媒体对加密货币的敌意。

对于投资者来说,被迫选择性地接收一些消息,会导致消息过于片面,从而做出不准确的判断。当新闻报道者带着偏见完成文章的时候,就意味着这些文章并不能反映现实,而报道也不再是简单的新闻报道,而只是他们创作的“故事”。

区块链研究公司Clovr搜集了48家公司在5年半内发布的7527篇加密货币相关文章,并进行了调查。

研究发现,主流媒体偏爱报道币价崩盘。币价下跌持续越久,主流媒体对BTC的情绪越消极。


研究人员指出,“随着比特币在2017年最后几天的市值暴跌,负面文章成倍增加。2018年1月,加密货币市值暴跌34%,媒体也顺势推出很多关于财富消失的故事。”


BTC的出现挑动着每一个人的神经,在“打不垮,灭不掉”的情况下,人们只能正视它对金融、互联网等行业带来的冲击。有人说它是一场社会实验变革,十年历经崩塌与繁华,默默地发展壮大。


由于主流媒体对加密货币的“痴迷”,在长篇累牍的报道中,大家难免会认为加密货币的价值被吹捧得太高了,因为目前加密货币的总体估值高达1000多亿美元。但Apple仅一个公司就有10000亿美元的市值,“唱衰”之声只萦绕在加密货币市场上空,几乎从来没有人认为苹果公司是“致命螺旋”。

闽ICP备17015330号-2 © 财路 版权所有
声明: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