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熊市对冲方案:风险大降,不亏就是赚了!
avatar badge
币三金
12月06日 16:32


有点儿概率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赌场,一个人可以赢一两次,甚至十次二十次,但若持续赌必然会输光。

但不管是赌博,还是买彩票,输的其实不是运气,而是数学。

区块链的本质,也是将信任主体从人和社会,迁移至代码和加密学之上,“Code is Law (代码即法律)”,其内部支撑,仍是数学。

今天,我们就从数学角度,说说如何在区块链世界进行“风险对冲”,也许会给你一些启示。

关于“风险对冲”,举个简单的例子:今年二月,杜蕾斯以179亿美元收购美赞臣。

最大的避孕产品生产商买下最大的奶粉制造商,目的很明确:要么今天用它家的避孕产品,要么几个月后买它家的婴幼儿产品,这赤裸裸阐释了什么叫“风险对冲”。

很多人会对“风险对冲”有误解,认为对冲基金,一买一卖,一多一空。这样在降低风险的同时,也降低了收益。

但“对冲”的益处是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让你获得可观的收益。

拿区块链行业来说,如果你开始定投主流币,并坚信区块链的未来。那么,你应该做的是:吃到区块链发展壮大的红利,并想办法对冲掉你暂时看不清或看不懂的那部分风险。

这些风险有哪些呢?


 01 

BTC与BCH的对冲



在区块链行业,购买比特币通常被认为是风险最低的行为之一。然而,BCH作为BTC的成功分叉币,它的动向也值得关注:

▪尽管存有争议,但不可否认BCH是最成功的BTC分叉币, 且正在推行“零确认”即时交易,坚决走比特币白皮书里所描述的“电子现金”系统,解决了BTC一直为人所诟病区块小、网络拥堵、手续费高、交易确认时间长(10分钟的出块时间)等问题。越来越多BTC阵营的大咖旗帜鲜明地支持BCH,比如:比特大陆(Bitmain)的创始人吴忌寒;比特币耶稣Roger Ver;自称是中本聪的澳大利亚人Craig Wright;比特币早期核心开发者Gavin Andresen等。


▪BCH从诞生起市值就稳居前列,已成为事实上的主流币。目前,BCH的市值已超过500多亿RMB,在加密货币市场排名第四。


▪尽管BCH一直被称为是BTC的挑战者,但从BCH发展和生态建设来看,摆脱BTC印记,走出自己的公链之路也未可知。技术上,2018年5月,BCH又完成二次升级,扩容至32M,支持100 TPS,承载能力和交易速度大大提升。2018年8月1日,比特币现金诞生一周年,比特大陆在香港召开“BCH周年国际峰会——生态建设项目发布会”。会上,比特大陆公布BCH区块链智能合约解决方案“虫洞协议”。其在基本不改变现有BCH共识规则的情况下,使这条具有比特币功能的BCH区块链,实现Token发行、转移和燃烧等基本功能。


此外,还有一个传闻值得等待时间给出答案:BCH社区内很多人认为CSW(澳本聪)就是真的中本聪;CSW解释说自己的100万BTC要到2020年才能取出 (一份文档显示Dave Kleiman为CSW代管了110万BTC,约定2020年归还CSW,但Dave Kleiman已死,文件目前还无法确定真实性。若该文件真的存在,CSW如何取币也是一大难题)。


如果该传闻是真的,且CSW如愿取回100万BTC,届时,BTC或许会面临创造者的100万BTC砸盘和BCH的疯狂暴涨。


综上所述,最为稳妥的办法,或许是根据自身情况同时配置BTC与BCH,从而对冲掉BCH未来可能出现的“篡位”风险。


 02 

单链垄断与万链互联的对冲




所谓“单链垄断”,是以ETH、EOS为代表,提倡打造一款真正的“世界计算机”,其要求主链拥有无限扩展性,通过Layer 2和侧链等技术将所有业务整合、统一到主链上来。这种开发理念,对于开发者和用户来说无疑更加友好,然而难度更大,竞争更激烈。


而“万链互联”,则是以Polkadot与Cosmos为代表,提倡大家拥有属于自己的链,并通过技术手段将链和链之间形成互联,从而聚集网络效应,这也正是这两年大热的“跨链”话题。


这两种理念,很难说谁是正确的,也很难说哪一种会取得最终胜利。因为无论是ETH的升级,还是Polkadot的跨链,都至少要等到2019,甚至2020,才会初具雏形,至于何时分出胜负,更是难以预测。


所以,或许同时配置顶级公链和顶级跨链项目的Token,才更稳妥吧。


 03 

ETH与EOS的对冲





ETH与EOS之争应该是圈内绕不开的话题。


抛开生态和币价,V神与BM走的是不同的道路。关于这点,BM做了最为贴切的阐释:

Vitalik和我根本上都在争取达到同样的目标:最小化社会的贪污腐败,最大化社会的民主自由。我们之间最大的不同是我们的基本假设不同。


Vitalik正在寻找一种加密经济的黑箱,假设你不能依靠股权(富豪)或个人(民主)来投票。这个黑匣子需要分配糖果以实现奖励良好输入和惩罚不良输入。前提是如果我们只能把正确的算法放在盒子里,那么人就可以摆脱富人的统治。Vitalik正在寻找Machina(机器中的上帝)的预言成果,以拯救人类免受其自身的悲剧性腐败。


另一方面,我希望创造一些工具让竞争团体中至少有2/3的人是诚实的。我相信人们基本上是好的。让我们看看现实情况。随着团队的成长,团队维持其诚信的效率越高,团队的规模就越大。一个群体越腐败越快死亡。在自由市场上创造竞争的工具认识到开放经济体系的真实性,这是真正的分权化的基础。


从目前公链生态来看,ETH和EOS在榜单上一骑绝尘,遥遥领先各路自称公链3.0、4.0的项目,至于这俩项目何时分出胜负,想必是圈内未来几年最大的看点之一。


若你不是某方的铁粉,或许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都配置一些。


 04 

门罗币与Zcash的对冲




脑补一个极端场景:未来某天,“区块链”这个概念崩了,众多公链、DApp统统成为“空气”,出现“万币归零”的局面。这时,哪些项目可能存活?


大概率是:“区块链电子现金”与“区块链匿名电子现金”。因为它们已经在真实世界被大量使用了。


上文已提到“区块链电子现金”的代表BTC、BCH。下面,讲一下如何配置“区块链匿名电子现金”进行“风险对冲”。


当前,门罗币和Zcash都是“区块链匿名电子现金”的典型代表。


门罗币是很有用户基础的币种,在臭名昭著的暗网内,接受它的用户高达40%(BTC当然是接受度最高的,据说接近100%)。门罗币默认所有交易匿名的,而Zcash只提供匿名交易的可选项,且目前绝大多数交易,都是非匿名的。所以,单就用户接受度和现实状况而言,门罗币要优于Zcash。


然而,单就技术层面来讲,零知识证明(zk-SNARKS,它解决了这样的问题:在不透露一个论断的任何信息的前提下,向你证明这个论断是对的。以货币交易为例,就是在不告诉你付款人、收款人、涉及金额的前提下,设法证明这笔交易是合法的。)无疑是目前匿名币里最先进的代表,这也使得Zcash从理论层面,可以提供最高级别的匿名性。所以,单就未来的技术发展潜力而言,Zcash要优于门罗币。


所以,或许同时持有“区块链电子现金”与“区块链匿名电子现金”是更为稳妥的规避风险的方式。



 05 

小结

有人说,区块链可以做为现实世界的一种对冲。

同样,在面对区块链本身的不确定性时,也可以用风险对冲风险。这不仅在逻辑上是合理的,从数学上来计算,依然是可行的。

闽ICP备17015330号-2 © 财路 版权所有
声明: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