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活着》熬“寒冬”
avatar
乔家大院
01月11日 13:05

市场寒冬,万科都喊出了“活下去”口号,对处于“幼童”时期的区块链行业而言,可想而知;面对币圈一地鸡毛,我重读了一遍《活着》。

《活着》是作家余华的代表作之一,讲述了大时代背景下,随着内战、三反五反,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社会变革,徐福贵的人生和家庭不断经受苦难,所有亲人都先后离他而去,生命里难得的温情被一次次死亡撕扯得粉碎,最后,仅剩下年老的他和一头老牛相依为命。


这本小说获奖无数,我选择几个“小视角”,对币圈投资进行思考:

1.“梭哈”的悲剧

徐福贵本来是地主家少爷,却是地道败家子,又赌又嫖,从一个阔少爷变成了个穷光蛋。

与他对赌的中人有两个高手:沈先生和龙二,两个赌场高手的区别是,沈先生常赢不输,龙二却赌小常输、赌大不输。最后,沈先生“梭哈”输给了龙二后消失;徐富贵“梭哈”被龙二赢走全部家产。

徐富贵父亲说“从前,我们徐家老祖宗不过是养了一只鸡,鸡养大后变成了鹅,鹅养大了变成羊,再把羊养大,羊变成了牛......在我手里,牛变成羊,又变成了鹅,传到你手里,鹅变成了鸡,现在是连鸡也也没啦”。

币圈投资的刺激是,从鸡到牛,从牛到无,可能只需要几天,甚至几个小时......但值得思考的是:你是哪个角色呢?是“常赢不输”却最后“梭哈”输掉的沈先生?在圈套设计“鹅变鸡、鸡也没了”的徐富贵?还是“赌注小常输、大的则不会输”的龙二呢?

当然币圈不是“赌博”,凡是“赌”的结局通常都不太好;在长时间维度看,赢走福贵所有家产的龙二(虽然金盆洗手戒赌),好日刚过了4年,遇到打土豪分田地,地主龙二就被抓起来枪毙了。枪毙时,龙二喊着对福贵说“我是替你死的,福贵!”......

2.“抽血”的荒唐

解放后,徐富贵在读小学儿子“徐有庆”因为给县长夫人(学校校长,临产大出血)输血,竟却被活生生抽死在医院。

"医院里的人为了救县长女人的命,一抽上我儿子的血就再不停了...... 那时有庆已经不行了,可是出来(从产房)的医生说血还不够用......把我儿子的血差不多都抽干了,有庆嘴唇都青了还不住手,到有庆的脑袋一歪摔在地上,那人才慌了,去叫来医生,医生蹲在地上拿听筒听了听说:“心跳都没了”,医生也没怎么当会事,只是骂了一声抽血的“你真是胡闹!”就跑到产房救县长的女人了"

看到这里,不禁感叹:一条鲜活的人命,就这样没了,怎么会如此荒唐?怎么会有如此草菅人命的事?


回到币圈投资,面对权力者“一刀切”监管,政策被各级“过度执行”,“爆仓”维权这以死相逼的闹剧,是不是多了一份冷静,在权力和利益面前,弱者的生命都是被漠视的,谈何权益、资金损失?!

3.“壮丁”的无奈

徐富贵在内战期间被抓壮丁,开始想逃跑,后来只好放弃。因为听了太多逃跑失败例子,当时缺少打仗壮汉,逃离开这里,怎么能保证不被下支部队抓住?

这期间,徐富贵遇到壮丁老全(老全之前逃跑过无数次,但每次都又被别的部队抓去)。老全说:“谁也逃不掉,只是换了个地方。”

某次战斗“每天都有几千伤员被抬下来,象垃圾一样被扔下”“天亮时,什么声音也没有了,我们露出脑袋一看,昨天还在喊叫的几千伤号全死了,……连老全这样不知见过多少死人的老兵也傻看了很久,也摇摇头说:“惨啊”

战斗中,老全不幸中弹后问:“这是什么地方?“老全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是:“老子连死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死在哪里都不知道,想想那一群人都这样,真是悲哀极了。


读到这里,有没有想起被忽悠买空气币、传销币的“韭菜”,象“壮丁”一样从某个“颠覆世界的项目”被忽悠到“改造社会的项目”中,最后也可能是“死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脑洞太大,画面感太强,打住......

寒冬里,与大家重温一下《活着》里徐富贵的那些朴素的话“活着,好好活着”;“改变不了活着的事实,就改变活着的态度吧”;“只要活着,总有希望”。